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那年去看冰凌花
日期:2019-04-28作者:来源:黑龙江日报点击:
    最早知道有一种花叫“冰凌花”,是在许久前的中学时代吧。那时学校有位老师叫李景生,笔名叫警声,李老师身体挺弱,家庭条件更差,两间茅屋东摇西晃,三四个孩子吃穿困难,妻子又常年佝偻气喘在炕上,李老师一个人上班挣不了几个钱,但他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平时读书诵诗为乐,经常执笔创作,在外地发表作品弄点稿费补贴家用。记得有一次,李老师兴冲冲地对我们几个爱好文学的弟子们说:我的一部中篇发了,主编叫张铁成,还给我回了挺长一封鼓励的信呢。说着,他把夹在腋下的一本刊物展开来给大家看,我和伙伴们瞪大了几双眼,抻长了脖颈看过去——《冰凌花》,是省内佳木斯市办的,署名“警声”的通俗小说《神鞭马四》赫然登在显要位置,文头还加了“马四挥鞭策马”好大的题图呢!

  从那以后,冰凌花就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但这花究为何物,生于何方,长什么样子,还真没考证过。直到四、五年前的一个春天,确切地说是赶上“五一”小长假,我和哥哥去到伊春铁力市的老姐家串门,这次才领教和认识了心里久藏未解的冰凌花。北国的春来得好晚,阳历已入五月,但节令依然属于晚春。伊春林区,一年两头暖日头时间又格外地短,气候阴凉,哈尔滨桃花开了,伊春也就刚打苞。“五一”时节的铁力有啥好玩的呢?老姐夫虽人高马大,但毕竟高中毕业,粗中有细,眉头一皱,主意来了,“我领你们上山看花去”,他说着的时候眼里已闪出格外的光彩。姐姐姐夫是早些年从老家那边搬到三、四百里这地方的,为的是投亲打打工卖卖手艺,日子就逐渐稳定下来了,一双儿女也都大学毕业成了小家。姐夫平时活不急的时候很喜欢领着姐姐上山里釆釆蕨菜柳蒿芽黄瓜香猴腿等山野菜,或者釆些蘑菇,挖点小根蒜一类,山野菜釆多了,就分给我们姐妹弟兄们尝尝鲜。这次,姐夫提出上山看花去,还真是个出奇的主意。什么花呀,不是搞笑吧!望着我们狐疑的眼神,姐姐透露了谜底:去吧,铁力这山上冷,冰雪还没咋化呢,雪上有冰凌花,开得正旺着呢!

  乘着姐夫驾驶的带斗货车,我们说走就走,直奔距离并不远的桃山。这里地形是出城不久即见树林,树林包裹着大大小小的山峦,小兴安岭起伏绵延,秀丽多姿。说说笑笑,一会儿已经到了山脚下。姐夫把车停好,带着我们换上事先备好的鞋子试着找路上山。山脚还很干爽,愈行树枝叶泥愈厚,个别地方就有雪窝和泥浆,给爬行带来些难度。走了有一段,大伙并不大声喧嚷,心里都惦着看花的事,那情景好像少儿时代去野外树林参加“六一”少先队活动,憋着劲看谁能发现并抢到事先埋好的“宝”一样。看看局势差不多了,姐夫就告诉我们,別太着急,这花并不容易发现,在冰雪集中处,在树根掩映间,在草叶遮蔽所,在光照罅隙中,说不定就在各位的落脚点。可不,经他这么一提示,在场的每个人都细心起来,在驻足,在注目,在搜索,在谛听,甚至在嗅探。结果,当然还是走在前头的姐夫喊了一声:“快来看吧,这就是了”!

  小小的,黑头黑脑的,咧着黄黄的小嘴的,仿佛乳臭未干的鸡雏儿,在冰雪之上盈盈初绽的!这就是你么,冰凌花!又被誉为北国雪莲,兴安迎春!你顶冰绽放,不畏天寒和地冻,不怕冷藏和掩埋,挺出一身傲骨,惊艳一块天地,哪怕生存时间只月把有余,甚至这绽放一回之中凌寒独自无人问津,也不走寻常路,不趋炎附势博得看客,而只是要独辟蹊径,开放出整座山林为之肃穆起敬的品位和价值!观此野花,不由让我想起了那首熟悉的旋律:“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为一人飘香”……那次上山探花的经历无疑是难忘的。记得出于好奇,我们还找到硬树杈,寻到一束开得绝美绝好的冰凌花,带着大团泥土挖了下来,放到一个塑料袋里,准备带回三百里外给爱花成癖的二姐去见识见识。果然,当二姐在小屯里收到这么特殊的礼物后,真是眉开眼笑,赞不绝口,赶紧给移到漂亮的花盆里,再覆上些黑土,放到窗台上,准备慢慢欣赏个够呢。但事与愿违,这水灵灵的冰凌花,一进入温室,一遇到满目的阳光,不消一昼夜时间,竟不复雪莲那婀娜的身姿,在人们的眼巴眼望之中很快就萎靡下去了。当花都掉落后,留下的枝叶反倒显的绿而蓬勃了,剩下一盆绿叶绿草,已经让人想不出当初从雪山移来时的模样了。二姐还不甘心,把这蓬绿草又移栽在房前的小园子里,幻想着这花能在秋后越冬,由冬而春的时节再破冰顶凌盛开,重现那报春花的明艳时刻。当然,这一切都是梦,都不会真的出现了。

  冰凌花,英雄的花,傲雪踏冰,创造奇迹,奉献终生,无怨无悔。这常让我想起家乡小镇里与生活拥抱与命运抗争,在《冰凌花》杂志上破天荒发表作品的老师,也想到许许多多战天斗地、傲骨铮铮、创新创业、艰苦奋斗的北大荒人。我为这小小的冰凌花咏叹,我为这北国雪莲自豪,为这体现民族精神的山林精魂且赞且歌!随着封山育林和林区禁伐,生态环保越来越受到重视,冰凌花也应该作为受保护的花,受尊崇的花。(张剑阁)